2020年04月03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黨員隨筆

回望吳哥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9-05-06 訪問次數:622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吳哥,一個千年古國的歷史遺存;吳哥,一段人類文明與自然五百年進退的生動見證;吳哥,一場慘烈的宗教戰爭的起伏痕跡……農歷新年,帶著對世界文化遺產的憧憬,帶著逃離江南連綿陰雨的壓抑,開啟了一段吳哥朝圣之旅。

行前,閱讀了不少游記攻略,收看了蔣勛先生20集《吳哥之美》。然而直到親身經歷,才真正體會到吳哥建筑的雄偉壯觀,體會到雕刻的復雜精細。正如蔣勛先生所言,走進吳哥,就是走進繁華興落的美感;走進吳哥,就是感受藝術莊嚴華美的震撼。

現輯錄其中幾段行程與感悟,與大家分享。

小吳哥的震撼

小吳哥,就是大家常說的吳哥窟,也是柬埔寨國旗上那五個尖尖高塔所在。這是整個吳哥景區最大、修復保存最完好的建筑群,也是景區精華所在。因為印度教認為國王死后轉化成神,因此,所有這些神廟其實都是去世國王或親屬的陵寢。而小吳哥是12世紀蘇利耶跋摩二世為自己修建的陵寢,據說歷時八九十年才完成,直到蘇利耶跋摩二世死后50多年才被安葬在此。

迎著朝陽,我們走近了小吳哥,遠遠便看到那五個尖尖的須彌塔。因為逆光,看著黑沉沉的,并不炫目。整座建筑呈四方形,一條寬闊的護城河靜靜守護著這個曾經的帝國中心。城河邊四處可見破敗的娜迦蛇神的雕像,這也是吳哥之行中最為常見的雕刻,無論古建筑還是新建建筑,均以它為保護神。

由外到內,吳哥窟由三重建筑組成,分別名為地獄、人間和天堂。穿過一座浮橋,便到了第一重外墻。跨入又窄又黑的第一道門,眼前豁然一亮。一大片空地上,左右兩座小巧的建筑矗立中央,那是曾經的藏經閣。可惜當年用棕糖葉為紙記錄的文件在歷史的長河中均已消失,如今只剩下孤零零空留其名的藏經閣了。藏經閣東面不遠是兩個圣水池,遍種蓮花。這里是觀看吳哥日出最好的地方。清晨,當一輪紅日從須彌山頂升起,圣水池中便出現紅日的倒影。到那時,天上一輪紅日,水中一輪紅日,將整座吳哥窟映照得絢爛奪目,金碧輝煌。因此,很多游客都不惜早起到此來等待日出盛景。

層層向上跨入第二道門,進入吳哥窟第二重,棕糖樹形狀的窗戶圍成了二層的圍廊,光線頓時暗了不少。蔣勛在《吳哥之美》中說這里有一千多尊仙女阿普沙拉的雕刻。他說,這些仙女的形象也許正是幾百年前在這里生活的宮女的樣貌。走在這近千年的古建筑中,隨處可見那些笑容可掬、姿態優雅的仙女雕像,耳畔也仿佛聽到了她們銀鈴般的笑聲。再往前有四個圣池遺跡,據說是為國王朝拜時凈身沐浴用,因季節不同,所用池子也不同。因為是旱季,池子里沒有水,不少游客還下到池底拍照。也許在多雨的夏季,這里會真正展現圣池水波蕩漾的場景。

第三重也就是那五座高高的須彌塔,它們傲視著同儕,是整個暹粒城的最高點。

藍天白云映襯下,黑沉沉的建筑平添一份莊嚴。走在室外,隨處可見殘破的門窗、散亂的雕刻、零落的石塊與斷壁殘垣,似乎昭示著輝煌過后被廢棄的傷痛。

外層回廊是吳哥一絕,那兒有整個吳哥景區保存最完好的壁畫。于是我們轉回外層,去找尋那一幅幅包含宗教、歷史、戰爭的巨型畫卷,去印證那一個個美麗的傳說故事。沿著回廊逆時針走著,《摩訶婆羅多》中的俱盧之戰故事,《羅摩耶那》中的波林之死、楞伽之戰故事,印度教起源的攪拌乳海故事、地獄審判的故事……一一在眼前展現。手持攻略圖紙,我們一邊辨別著各位神靈的雕像與坐騎形象,一邊蒙猜著各幅畫面中的故事,還好奇地找尋蔣勛所介紹的那只勇敢的神猴、那可怕的釘刑畫面、還有各種惟妙惟肖的生活場景。一邊走一邊看,不知不覺,身后跟著了好幾個陌生人,原來我們還臨時充當了一次導游呢。

巴戎寺的溫暖

巴戎寺位于大吳哥通王城的中心。

蔣勛在《吳哥之美》中這樣說:“在印度教的信仰影響下,整個吳哥城的重心都圍繞著宗教打轉。巨大高聳的寺廟無處不在,歷代統治者都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修筑祀奉眾神的廟宇。”因此,大吳哥城的景點很多,而巴戎寺是此處最有吸引力的景點,因為那兒有“高棉的微笑”。

巴戎寺建于12-13世紀,由吳哥王朝最偉大的國王阇耶跋摩七世主持修建。據介紹,這位國王又被稱為“白發國王”,因為他即位時已經年老。即位前,這位國王曾經征戰沙場,驅逐外敵入侵,擴大王朝版圖。即位后,他勵精圖治,將滿目瘡痍的國家建設成了吳哥歷史上最繁榮富強的國度。也許正是曾經的征戰經歷,使這位國王多了一份仁愛之心。為此,他將國教從印度教改為了佛教,他主持修建的巴戎寺也帶上了更多的仁善色彩。

巴戎寺49座尖塔,與其它寺廟不同的是,塔頂不是尖的,而是設計成一座又一座有著四面微笑的佛像。再加上四座城門的頂,巴戎寺共擁有二百多張靜穆的笑臉,那就是“高棉的微笑”。走近巴戎寺,無論你從哪個角度抬頭仰望,都會看到一張或多張由巨大石頭堆砌而成的、慈祥安寧的笑臉。它們有的睜著眼睛,親切地注視著你;有的微微垂下眼瞼,嘴角含笑,安詳地沉思著;有的輕輕閉著眼睛,卻又仿佛看透了你的心事……下午的陽光不很刺眼,照在每尊笑臉上,金色一片,非常生動。

爬上陡峭擁擠的扶梯,站到頂處,你會發現自己已經被佛像包圍了。正面、側面、頂上,微笑無處不在。剛才爬扶梯的那份辛苦,不覺間被那微笑所化解。在佛像間穿行,隨著角度變換,光線跟著變換,佛像的表情仿佛也在變換,非常神奇。雖然游客很多,但面對那溫暖神秘的微笑,如同置身于一片安靜,祥和的天地之間。

據蔣勛介紹,如果在清晨或者落暮時分來到巴戎寺,看著太陽光影在微笑間的變化,所有悲痛、痛苦、憤怒、絕望這一切一切的都會一一成為過去,慢慢化作淡淡的微笑。可惜我沒有這樣的因緣際會。

塔普倫寺的神奇

這是一座坐落在叢林中的神廟,就雄偉壯觀而言,與大小吳哥不能同日而語。但它是電影《古墓麗影》和《花樣年華》的外景拍攝地,很多游客都是因為電影而來此找尋鏡頭中的場景,也算一處網紅之地。

塔普倫寺是十二世紀末阇耶跋摩七世為自己的母親修建的佛教寺院。整座寺廟被巨大的樹林包圍,成為500年來人類文明與自然斗爭的生動見證。據介紹,負責修繕塔普倫寺的國家是印度,他們采用了與小吳哥不同的保護方法,就是盡量維持寺廟的原狀。

走入神廟,好破敗!這兒幾乎看不到一座完整的建筑,散落的石塊四處可見。粗壯高大的金銀樹和根系發達的絞殺榕在藍天下高高挺立,它們已經與整個建筑融為一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穿行其中,你會看到有的建筑頂部生長著一株粗壯的大樹,樹根往下從大門里伸出來;有的樹根如巨蟒一般緊緊纏繞住佛塔和墻體,透過樹根還能看到被包圍著的笑容可掬的佛像;有的樹根密密麻麻,任意虬卷,霸道地封住了寺廟的門窗,里面陰森森一片;有的大樹索性瀟灑地騎跨在圍墻上,算是互相依存……因為500年來樹木的肆意生長,它們幾乎撐破穿透了所有的建筑,形成了多個廢墟。

也正因此,塔普倫寺比小吳哥少了一份莊嚴,多了一份神秘。游客紛紛去尋找形似巨蟒的大樹,去尋找安吉麗娜朱莉曾經穿行的寺廟,去尋找梁朝偉埋下秘密的樹洞。

值得一提的是塔普倫寺還有一間回音室,人在其中敲打自己的胸口,會聽到“嘭嘭”的回聲,很是神奇。更神奇的還是回音室內的墻壁,上面有無數小孔,據介紹,原來這就是塔普倫寺的中心。原先墻上小孔鑲嵌著上千件寶石、上萬顆珍珠,當陽光通過頂部的空隙射入其中,室內便被反射得光彩熠熠。這個傳說引來了游客的陣陣唏噓。

因為建造者阇耶跋摩七世將佛教奉為吳哥王國的國教,因此塔普倫寺應該是一座佛教寺廟,門口的四面佛可以為證。但在他死后的吳哥統治者又重新奉印度教為國教,因此,塔普倫寺也不幸成為佛教與印度教之間斗爭的一處場所。只要仔細去看,寺廟的墻體、門楣上隨處可見被敲掉佛像后留下的空白佛龕,還有明顯是佛教神像修改后呈現的印度教神像(蓮花寶座)。雕像尚且如此,信徒的命運又是如何呢?想來當年的宗教戰爭是何等的慘烈!

崩密粒的凄美

如果吳哥展現的是壯美,那么崩密粒展現的則是凄美。這是整個吳哥唯一沒有被做任何修復的一處古跡,因《天空之城》而聞名。

經過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我們站在了崩密粒南門外圍。這是怎樣一處荒涼之地呀,因為毀壞嚴重,滿眼都是坍塌的墻壁、肆意生長的巨樹。整個行程中,除了一對由當地人指引從西門進入的年輕人外,就是我們一行了。

走在長長的黃土引道上,兩邊都是碎落的雕塑,如果完整,那應該也是一組規模宏大的“攪拌乳海”吧,可惜現在只剩下那尊全吳哥最精美的娜迦雕像還在提醒我們曾經的恢弘。

所謂的南門其實是一堆坍塌的石堆,根本見不到大門的模樣。右邊的角樓上,一棵高大的榕樹挺立著,似乎在宣告自然力量的勝利。500年的時間,崩密粒在與森林的角逐中失敗了。小小的植物種子,深入墻壁的夾縫,深入房頂,在雨水的浸潤下生長,生長……最終摧毀了這座繁榮的神廟。見到此情此景,您不得不感嘆自然力量的巨大。

我們從南門右邊的棧道進入神廟,首先看到的是坐落在東南水池中的“藏經閣”,這是一座相對完整的建筑,被綠樹掩映。棧道左邊是十字花園,可惜無法進入,但山墻門楣上的雕塑還保存完整。仔細辨別,發現有悉多投火自證清白的畫面,因為能看到蓮花坐下熊熊燃燒的篝火和坐在蓮花座上的女人。還發現了神猴和騎坐在三頭大象上的梵天神雕像。

我們邊走邊找,右手邊出現一大片殘破的圍廊。棕糖樹狀的窗子均勻地排列著,底下是殘破碎裂的巨石。據介紹,這是整個崩密列最完整的一組圍廊。

往西翻過一堵高墻,我們站在了中心塔的腳下。自然,中心塔是看不到了,眼前所見的是巨石堆成的一個大石堆,樹根纏繞著一塊塊巨石。因為想感受在頹垣斷壁間攀爬的感受,回程時,大家都放棄了原先的棧道,繞著中心塔轉了一個圈。我們忽而行走在亂石之中,忽而翻越到屋脊之上,忽而又走入漆黑的廊道。在這荒涼之中,時而會有一塊滿是青苔的門楣橫臥于亂石之上,訴說著這里曾經的文明與信仰。時而會有粗壯斜逸的樹藤,引得你開心地坐上去晃悠一番。時而會有一塊巨石擋住去路,讓你提心吊膽,卻又享受征服它后的自豪……當然,看到最多的就是各種形態的大樹,它們發達的根系將石墻牢牢抓死,細密的根莖深深嵌入石縫之中,一點一點侵入,最終將墻壁摧毀。似乎它們才是這里的主人,才是主宰這里的統治者。

穿過漆黑廊道后,就差不多到了崩密粒的東北水池和圍墻,也就是開放區的最后一站了。這里有一座難得完整的“藏經閣”,木頭釘起的架子支撐著門框,算是有了一點小小的保護。夕陽西下,溫暖的陽光透過樹林投射在藏經閣和周圍的斷壁殘垣上,灑下一地金黃,為這份凄美平添一絲溫暖的色彩。

走出崩密粒,落日慢慢西沉,崩密粒又恢復了原先的沉寂。(彭麗萍)

上一篇:春風十里不如杯中有你 下一篇:訴衷情·致公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