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03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黨員隨筆

赤心報國——回國六十三年有感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8-11-15 訪問次數:1178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我是一名臺灣省籍的日本歸僑。1955年2月,十歲的我和六歲的胞弟一起,跟隨父母舉家從日本神戶回到祖國懷抱。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我踏上祖國的大地已經63個年頭了。在中國共產黨的哺育、關懷、培養下,我順利讀完了小學、中學和大學,1969年走上工作崗位,在嘉興二中任教,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1984年嘉興撤地建市,因工作需要,組織把我從秀州中學(八十年代嘉興二中改名為秀州中學)調到嘉興市僑聯,擔任專職副主席,主持僑聯的日常工作。2008年9月,我從市僑聯光榮退休。

我從事僑務工作24年,始終牢記自己的公仆職責,將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作為根本宗旨,真心實意竭力為歸僑、僑眷、臺胞及海外僑胞服務,依法維護他們的權益。在市委、市政府的關心領導和市委統戰部的指導幫助下,我團結帶領全體僑聯委員和僑務干部,緊緊圍繞經濟建設這個中心,本著繼往開來、務實創新的精神,克服僑聯機關人少、工作量大、頭緒復雜等困難, 盡心盡責、努力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也獲得全國僑聯的表彰。

1978年到2018年,祖國在改革開放的四十年中發生了滄桑巨變。可以說,五六十年代歸國的老歸僑、僑眷是改革開放的歷史見證人,也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我們參與了改革,親歷了開放。特別讓我難以忘懷的是在1979年,嘉興縣委統戰部在位于勤建路的人民戲院召開了全縣歸僑、部分僑眷和有關單位領導參加的大會,傳達和宣講鄧小平的重要講話:“海外關系”復雜,不能信任,這種說法是反動的。我們現在不是關系(海外關系)太多而是太少,這是個好東西,可以打開各方面的關系。當時,凡是進入會場的人都拿到了一張紅紙卡片,印著鄧小平同志的“海外關系是個好東西”的重要講話。說實在的,在改革開放的初期,聽到國家領導人的這個講話,我們歸僑僑眷深深為之振奮與鼓舞。

我到市僑聯工作后,認真學習鄧小平僑務思想理論,深刻理解和掌握黨的僑務、對臺工作一系列政策并熟悉業務知識,適應不斷變化了的新形勢。從工作中心、工作重點、工作對象、工作方法四個方面進行再認識、再學習,抱著對歸僑僑眷、海外僑胞的深厚感情,全身心投入到落實黨的僑務政策的工作中。走家串門,認真傾聽,深入了解情況,克服了不少困難,協助政府落實各項僑務政策,如歸僑僑眷中的歷史老案的解決,“文革”期間的冤、假、錯案的平反,土改時被沒收征收的僑房和“文革”中被擠占的華僑私房的落實,歸僑僑眷的人事檔案的清理。歸僑僑眷、知識分子政策也得到較好落實,廣大歸僑僑眷被壓抑的愛國熱情重新煥發出來。他們心情舒暢,精神振奮,歡欣鼓舞。

說真話、辦實事,想歸僑僑眷所想、急他們所急,做他們的貼心人,是我始終堅持的工作理念。無論是積極商解夫妻分居、工作調動、子女升學、就業、住房困難,還是一些被人視為細小、繁瑣的事情,只要歸僑僑眷和海外僑胞需要,我都熱心幫助。代寫家信,翻譯信件,代尋國內外親友,代病人聯系治療、住院……類似的為僑實事我先后辦理了數百件。我還堅持日常走訪,掌握僑情,歲末新春走訪全市歸僑僑眷中的離退休、體弱多病和收入偏低的僑眷職工,給歸僑僑眷送去黨和政府的關懷與溫暖。通過辦實事,既落實了黨的僑務政策,解決了歸僑僑眷及海外僑胞的實際困難,也用真心實意的服務,爭取了僑心,激發了他們的愛國愛鄉之情。

工作對象有困難,需要我們幫助,對我而言就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作為一名僑務干部,不僅要深刻理解黨的僑務工作一系列方針政策,熟悉僑務工作的業務知識,更重要的還要對我們的特定工作對象——歸僑僑眷、海外僑胞要有深厚的感情。只有傾聽他們的呼聲,關心他們的疾苦,為他們排憂解難,時刻把握住“三胞”及其親屬跳動著的思想脈搏,才能真正起到黨和政府與廣大歸僑僑眷、海外僑胞之間的橋梁與紐帶作用。

改革開放為我提供了施展理想和抱負的機會,使我成為改革開放初期嘉興僑務事業發展的主角,活躍在對外交流的舞臺上,為嘉興的兩個文明建設作出了貢獻。同時,我也帶著中國人民的驕傲和自豪,先后多次到香港、臺灣、日本等地探親訪友。每到一處我都向親朋好友介紹改革開放后中國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宣傳祖國統一的深遠意義,講述我在祖國的幸福生活。受此影響,國外親友也多次來祖國觀光旅游,感嘆中國的繁榮富強。

作為早期回國的歸僑,我生活中得到組織的關心,工作中得到組織的大力支持,政治上也得到充分尊重和信任。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的是1979年,我參加了省委組織部在杭州新新飯店召開的“全省臺籍干部座談會”。我作為一個第二代的臺胞傾聽了第一代老臺胞們訴說文革期間所受的不公正待遇,激動地暢談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中央對臺胞在政治上的關心,平反了強加在老臺胞身上的不白之冤。接著,中央下發了文件,全面落實臺灣省籍同胞政策,特別強調了黨對居住在祖國大陸臺灣同胞的基本政策是:“一視同仁,并在各方面優先照顧。”,從政治上和生活上給予臺灣同胞關心和照顧。

此后,每年新春佳節,地委統戰部和臺辦組織我們嘉興地區的全體臺胞到地委所在地湖州召開座談會,聽取意見和要求。同時,地委對臺干部還時常走訪臺胞所在單位或家庭,聽取臺胞的呼聲,積極落實對臺政策。實踐表明,黨和政府在這一時期的對臺宣傳工作,有力激發了居住在祖國大陸的廣大臺灣省籍同胞的愛國熱忱和對臺工作的積極性。他們充分利用有臺灣關系的優勢,建立并逐漸密切與島內親朋好友的聯系,積極投身于祖國統一的偉大事業。

1980年,我有幸參加了“浙江省老臺胞赴京參觀團”(我父親于1977年4月去世,年僅54歲,當時已平反昭雪),到蘇州、北京、大連、上海等地,游覽了祖國大好河山,并受到各地政府隆重的歡迎和接待。同年,我出席了“浙江省臺灣同胞聯誼會”成立大會,并一直擔任省臺聯的常務理事,直到退休。在任僑聯副主席及調研員的24年里,我還擔任了第一屆(1983年至1988年)嘉興市政協常委,第二、三、四屆(1988年至2003年)嘉興市人大代表、人大常委,第九屆(2003年至2008年)浙江省政協委員。1994年,我被省臺聯推選為代表,作為“臺灣省代表團”的一員,參加了全國僑代會。我于1998年加入了致公黨,2002年作為代表參加了致公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1999年,我又加入了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簡稱臺盟)。同年,嘉興成立了臺盟省委嘉興直屬支部,2003年更名為臺盟浙江省委嘉興支部,我擔任主委并進入了臺盟省委領導班子,還光榮出席了臺灣自治同盟第七次和第八次全盟代表大會。

這讓我深切感受到各級黨組織對我的真誠關心和充分信任。作為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參政議政、民主監督也是我的本職工作,關心社會、服務社會也是我的本分。為此,我注重學習,加強調查研究,并積極參與監督檢查工作。除了日常工作中經常建言獻策,還在每年的“兩會”召開前,組織僑、臺界別的政協委員、人大代表,深入基層,調研視察,針對宏觀性、戰略性和政策性的重大問題認真寫出議案、建議和提案,其中多件被評為優秀議案和提案。同時,在多黨合作的領域里,中共嘉興市委每年召開的座談會、協商會,我都認真準備,積極發言,建言獻策。我加入致公黨和臺盟組織,使我在多黨合作的舞臺上成長歷練,也在實踐過程中更深刻地認識到“共產黨領導,多黨派合作,共產黨執政,多黨派參政”是我國政黨制度的突出特點和優勢,每一個黨派成員都應該堅決維護和捍衛。通過參政議政、民主監督,我最大的收獲就是親眼目睹我國民主法治建設的進步與發展,使自己始終保持著和人民群眾的聯系,并利用僑聯、臺聯、致公黨這條“寬帶網”,廣泛聽取從群眾中來的意見和建議,把它們帶到歷次人代會和政協會議上,替百姓說話,為政府分憂。隨著社會進步和民主法治建設的加強與完善,時代對民主黨派參政議政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我雖然已經退休了,但心仍活躍在參政議政的道路上,積極參與黨派的各項學習和活動,牢記一個黨派成員的職責。

回顧自己六十三年的經歷,我深深感受到黨和祖國的關懷是我成長進步的基礎。可以說,沒有中國共產黨堅持不懈造福人民的初心,就沒有我的今天。熱愛祖國,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認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我發自內心的樸素感情和基本覺悟。在改革開放的陽光雨露中,我始終保持積極健康的心態,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成長為歸僑、臺胞中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在這里,我不得不說一聲,統戰部是我們黨外干部的娘家。記得1955年2月,近300名日本華僑積極響應祖國的號召,回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我一踏上祖國的土地,就在天津看到了前來迎接我們的中央統戰部領導,到杭州后又受到省委統戰部的接待。經過幾個月的學習和參觀,10月份全省統一分配,我們有四戶臺灣省籍的歸國華僑來到了嘉興,接待我們的是地委和嘉興縣委的統戰部干部。此后,我們一直得到統戰部的關心和照顧,我父親的平反昭雪和去世后的追悼會都在統戰部的過問和精心安排下非常隆重地舉行。尤其是我在僑聯工作的24年里,盡管統戰部長換了五位,但每位部長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和關心我的成長,有什么問題和困難都得到統戰部的關懷,讓我從心底里感激統戰部對黨外干部的健康成長所付出的心血和操勞。

歲月流逝,世事變遷,但我愛國愛黨之心終生不變。我跟我的祖國經歷了那么多,身體和靈魂都已經深深融入了這片土地,再也割舍不開了。我愿盡余生精力不懈努力,緊隨中國共產黨,為中華民族的進步和昌盛,為推進祖國完全統一,為我們的中國夢、強國夢而繼續努力奮進。(柯青)

上一篇:鄭攀:我感受到了民營經濟發展春的氣息 下一篇:心有猛虎 細嗅薔薇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