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心訴琴誦

——致公黨黨員、留德鋼琴博士鄭潔印象
作者:陳早挺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3-07-18 訪問次數:5568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想寫寫鄭潔。

雖然我和她沒見過幾面,但我相信,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印象深刻與否,和見面的次數是沒有比例關系的。

鄭潔是一個大眾化的名字,為了區別,我應該先在她的名字前加上定語“留德鋼琴博士”,還有一個重要的定語是“致公黨黨員”。

是的,我想寫的鄭潔是留德鋼琴家鄭潔,她是中國致公黨黨員。對我來說,她的后一個身份更為重要。因為這個身份,我才有緣認識鄭潔,并與她有過幾次接觸和交流。

其實,在認識鄭潔之前,我已經聽說過鄭潔。

大約十年前,在本地的一家報紙上,我讀過一篇介紹鄭潔的報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時的她,剛剛取得慕尼黑音樂學院鋼琴演奏專業的碩士學位,并在意大利馬薩拉國際鋼琴比賽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假期回家,正計劃在寧波音樂廳舉辦個人鋼琴獨奏音樂會,為家鄉演奏各種鋼琴名曲。從那篇報道中,我了解到,早在小學五年級,10歲的鄭潔就舉行了鋼琴獨奏音樂會,小小年紀就成為我市首次鋼琴獨奏音樂會的主角。我還記得,文章的最后,鄭潔說“現在多學點,以后還是想回來”。

那時的我,還帶著一點文青的余溫,對搞藝術的人有一種天然的好感和崇拜。我記住了鄭潔,但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和鄭潔有了交集。

感謝致公黨組織,讓我有機緣認識鄭潔。有一天,我從市委會機關同志口中得到一個消息,我們黨派吸收了一名新成員,就是著名的留德青年鋼琴家鄭潔。鄭潔果然沒有食言,她真的回來了。雖然,以她的優秀在國外有許多的發展機會,但她還是毅然回到了自己的家鄉。

第一次面對面地見到鄭潔是在黨派活動上,鄭潔也應邀參加了。我和鄭潔有了簡單地交談。雖然時間不長,但鄭潔給我的印象很好,她是一個謙遜的人,沒有藝術家的孤傲,有的只是文藝人的清純。

因為好奇,我曾冒昧地問她,為什么不留在國外?以我看來,作為鋼琴家的鄭潔,國外應該有更多的發展機會。

她說:“在外面漂泊了好幾年,很想回家,照顧病重的父親”。

父母在,不遠游。這種孝心,讓我感嘆。百善孝為先。雖然我不懂鋼琴藝術,但鄭潔的這份孝心就足以讓我刮目相看。后來,我在第21期《寧波致公》雜志上讀到鄭潔寫給父母的散文《愛的印跡》,讓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鄭潔對父母濃厚的愛。她在文章中寫道:“經歷過無數次的別離,才能深知相聚的幸福和喜悅。總記得自己回國前的興奮和期盼,返程時的不舍與難過。見父母前是興奮,見父母后是揪心,歲月留于他們臉上的印跡如此強烈地沖擊著我,我常處于既想細看又不敢細看他們的糾結心理中。”

鄭潔告訴我,想做一些音樂的普及工作,這是促使她回國的另一個原因。 她說,“在寧波包括浙江,很需要在國內外學習過的音樂人士齊心協力做一些良好的音樂理念的傳播工作。我完全有這份義務和責任貢獻自己的力量。”

鄭潔是這樣說的,更是這樣做的。作為教師,她曾應邀擔任中國各類鋼琴比賽的評委,指導的學生多次在國內國際鋼琴比賽中獲獎,她本人也在2010年“上海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中榮獲最佳指導獎。教學的同時,鄭潔經常奔赴全國各地及高校舉辦鋼琴音樂會和藝術講座,為普及和推廣高雅藝術默默地做著貢獻。為了更好地實現自己的夢想,鄭潔還創辦了一個公益音樂組織——鄭潔鋼琴藝術之家。利用這個平臺,給熱愛音樂的家長、孩子提供一個良好的學習平臺和音樂氛圍,給那些缺乏上臺演奏機會和經驗的孩子,提供可貴的登臺交流的機會。

最近一次和鄭潔接觸,是今年的62日。我們黨派參與市僑辦組織的第九屆“世界華裔杰出青年華夏行——寧波站”活動。按照計劃,這天下午要組織一場文藝演出,活動組委會要我們推薦一個節目,大家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鄭潔。擔心鄭潔太忙,也擔心她的“大牌”身份,我們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向她發出了邀請,她非常爽快地答應了。

那天,鄭潔演奏的是《快樂的啰嗦》和《黃河》兩首曲子。當主持人介紹完,臺下掌聲雷動。鄭潔身著紫色長裙,款款走向前臺,氣質高雅圣潔,有著東方女性的沉靜美和古典美。她向觀眾深深一鞠躬,然后,緩緩走近鋼琴坐下,接著天籟一般的琴聲,便從她的指尖傾瀉而出,一切都是那么的流暢自然。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欣賞鋼琴家的演奏。我被音樂感染著,激動著。不僅聽到了優美的琴聲,而且看到了她在演奏時極其豐富的表情,那么完美的融合在她的琴聲里。我想,可能正因為有演奏者的沉浸和熱情,才有了富有感染力的琴聲吧。

那天,除了演出時間,鄭潔剛好坐在我的旁邊,我們談到了當今社會的浮躁和精神的萎靡,我發現,鄭潔是清醒的,又是堅定的。在繁雜的生活面前,她依然保持著自己的獨立與簡單。以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相比可能有些俗氣,但她確實有著荷花的高潔。她告訴我,學校的同事曾評價她比較純粹,她喜歡這種純粹。

尤其讓我感動的是,當我代表市委會感謝鄭潔的無償付出時,鄭潔很誠懇地對我說,作為一名致公黨黨員,她一直希望能為黨派做點事。能有這樣的機會,她非常愿意參與。

在一次采訪中,鄭潔說“每天從睜開眼睛到閉上眼睛,我都需要音樂作伴。音樂已成為我的一種表達方式,也成為了如同陽光、空氣、水那樣,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它讓我覺得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最富有的人。”

讓我們祝福鄭潔,永遠擁有這種幸運和富有。

 

 

附:人物名片

鄭潔

 中國致公黨黨員

◎ 80后旅德鋼琴家,寧波大學引進人才,任教于該校藝術學院音樂系。

  ◎ 18歲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德國慕尼黑音樂學院,24歲再度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德國鋼琴演奏博士學  位。被慕尼黑音樂學院院長稱為“中國的阿根廷鋼琴女奇才阿格麗奇”。

 ◎多次在重大國際鋼琴比賽中獲得獎項,是迄今為止在慕尼黑國際青年鋼琴比賽中唯一被授予過“大理石 鍵天才獎”的中國鋼琴家。

    ◎ 被中國鋼琴之母周廣仁贊譽為“為舞臺而生的演奏家,其演奏氣質與個性在中國女鋼琴家里是少有的。” 

 

 

上一篇:巾幗不讓須眉 下一篇:回歸的價值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