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連接黃金海岸——加納傳奇溫商黃永滔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7-05-27 訪問次數:3214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從臨近赤道的西非加納,到中國東部的沿海小城;從經營溫州人擅長的箱包貿易,到科技含量高的廢油回煉變廢為寶,溫籍僑胞、加納溫州商會會長黃永滔的回鄉之路,跨得有點大,但這一步卻跨得漂亮。

為加強西非與溫州經貿文化的交流合作,2016年3月份,經黃永滔牽線搭橋,加納庫瑪西市市長科喬·邦蘇一行訪問溫州,就溫商如何走進西非、走進加納與庫馬西市長進行有關投資項目、政策扶植等咨詢對話。

 

黃金海岸掘得第一桶金

2003年之前,對于從未踏出國門的黃永滔來說,加納,這個遙遠的非洲西部國家或許只是地理書上的一個陌生國名。1471年葡萄牙殖民者入侵加納海岸,發現豐富的黃金礦藏,加納沿海地區由此被稱為黃金海岸。然而正是由此而得名“黃金海岸”,讓溫州人黃永滔在距離家鄉萬里之遙的加納,掘得了創業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2003年年初,在北京的旅行中認識了一名加納的朋友,他的中文說得極好,因此互留了電話。”黃永滔沒想到,如此萍水相逢的朋友卻成了他事業的引路人。“他說,加納農業發達,農業設施,尤其是塑料制品噴霧器之類的需求量極大,希望我幫著組織一批貨源。”

從事運輸行業的黃永滔知道緊鄰溫州的臺州路橋就有價廉又物美的貨源,“第一個貨柜發出去后,就凈賺了6萬元人民幣。那時覺得非洲真是‘黃金海岸’”。當年8月,黃永滔就辭掉司機的工作,奔向萬里之外的加納原首都庫馬西。

絢麗的陽光,綠色的雨林,藍色的海水,那一刻黃永滔當即被這個西非大國迷住了。而最讓他心動的,是在隨后長達四個月的雨季,需求爆棚的噴霧器生意,讓他將創業的腳步留在了西非。

“當時,據我了解,在庫馬西的溫州人連我在內就三個人。其余兩個都是做鞋帽生意,唯獨我一家在做噴霧器,生意出奇的好。做了四年,2007年,開始轉身做箱包的制造。”黃永滔說,不是做成品貿易,而是將半成品運到那兒,在當地建組裝廠。因為那邊人工很便宜,即使是現在,工人每個月的工資還只有500至600元人民幣。低廉的人工成本,新穎的款式設計,黃永滔的箱包贏得加納市場,并向周邊的布基納法索、科特迪瓦、多哥、貝寧等國家輻射。

在西非,黃金海岸給了黃永滔最大的饋贈,黃永滔做一行火一行,在隨后的日子,他又移居加納現首都阿克拉,創辦了汽修廠和兩個塑料制品廠。

廢油回煉變廢為寶

得知溫州市委、市政府鼓勵溫商回歸創業,在外多年的黃永滔也頻頻回溫尋找投資項目。“落葉總是要歸根,”作為家中長子的黃永滔,一直對住在瞿溪老家的母親深深牽掛。這是對小家的牽掛,更有他反哺家鄉的情懷。“我是那種家的觀念特別強的人,在阿克拉,華人也就300多人。常常幾個月看不到一個華人面孔,這讓我特別難受。”

回到溫州后,朋友們建議他,重新做箱包,也有建議他搞傳統的鞋服、皮革等。正當他惆悵著投資什么領域的時候,一次回國的偶遇,讓他的事業有了新的方向。飛機從加納起飛,在迪拜轉機。黃永滔轉機時,碰到了一同回國的江蘇徐州亞歐高新技術專利公司老總孟新生。

同一趟飛機,兩人一見如故,聊得津津有味。老孟告訴黃永滔,他的公司有一項技術是用廢機油生產基礎油的,整個流程采用封閉作業,生產工藝沒有任何化學反應,而是運用物理處理,將廢機油進行油水分離,生產出達到國家標準的成品燃料油,可以用于陶瓷廠、發電廠等企業的能源。

飛機坐了10來個小時,他們聊了10來個小時,老孟講的投資項目,讓黃永滔心動了。這是一個科技環保行業,不光是靠投資帶動就業,簡單創造經濟效益,而是把民生放在首位。“我想把廢油回煉,變廢為寶,前景相當可觀,經過調查,當時在溫州只有一家小型的工廠,市場空間還很大。”黃永滔說,回到溫州后,他就下決心把這個環保產業引入溫州。

2011年5月,黃永滔投資5000多萬元,啟動了云光廢油處理有限公司的建設。

盡管黃永滔是“門外漢”,手續怎么報批,技術人才在哪里?廢油從哪里回收?他統統都還不清楚。但他堅信一點,這是國家鼓勵的能源再生項目,一定有前景。

正如黃永滔所想,因為是國家鼓勵的環保型項目,他的投資項目得到了溫州市政府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特別是在審批環保手續期間,市僑辦、鹿城僑辦多次幫忙與環保部門溝通聯系。順利拿到了省環保廳審批的《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黃永滔放開手腳進軍環保行業。

項目很快落戶溫州輕工特色園區,占地22畝。他一邊建廠房,一邊從江蘇徐工集團挖來工程師主把技術關,同時遍訪沿海的漁船船主,汽修廠,尋找廢油源。僅僅用了一年時間,云光廢油處理有限公司,投資7000多萬元的廢油處理廠開始試生產。

2013年世界溫州人大會召開,讓黃永滔信心更加堅定。溫州市領導號召天下溫商回歸創業,并推出一系列的優惠政策,讓每一個回家投資的溫州人都感到溫暖和信心。

黃永滔介紹,云光廢油第一期3條生產流水線已經于2013年7月試生產,每天可回煉基礎油五六噸。目前二期又有三條生產流水線已經投入建設,云光廢油處理中心可形成年處理5萬噸的廢機油收集、貯存、處理生產能力,成為浙南閩北規模最大的一個廢油處理廠。

希望廢油回歸正途

云光廢油的生產車間,聞不到廢機油的臭氣。黃永滔介紹說,這種科學化的廢油回煉,與社會上非法無序土煉相比有著本質的不同。引進的是美國、加拿大的先進工藝,運用物理處理,沒有任何化學反應,將廢機油進行油水分離,除去其中的水分、雜質,再用換熱器以導熱油為介質將其加熱,經過減壓脫色、調配等科學的處理,生產出達到國家標準的成品燃料油。其生產過程產生的廢渣、廢氣、廢水回入封罐,回爐充分燃燒后變熱能回收,通過高排氣筒達標排放。整個流程采用全封閉作業,因此車間里聞不到廢油的臭氣。

不管是征地建廠,還是危廢經營許可證的審批驗收,對于黃永滔來說,都出乎意料的順利,但讓他擔憂的是,廢油處理中心“吃不飽”的問題。目前溫州的船舶、機械廠、汽修廠一年合計產生的廢油大概有6萬多噸,在溫州僅有兩家正規廢油回收處理公司,一年的處理量剛好可以把溫州一年產生的5至6萬噸的廢機油,全部處理掉。可是卻有大量的廢油被油販子回收,他們再以高價賣到外地去。“正規企業和這些‘游擊隊’競爭起來,在價格上沒有優勢。”黃永滔說,這樣本地企業勢必會面臨不同程度“吃不飽”的局面,但最擔憂的還是油販子一個油桶一個車的回收,臭氣熏天,滴、灑、漏司空見慣。這對環境產生了極大的影響,要知道,少量廢機油流入農田,糧食便顆粒無收。

“經濟是一個有機的生態系統,什么樣的環境就會長出什么樣的經濟體。想要吸引溫商回歸,首先就要營造好的環境,這樣溫商才能扎根溫州發展。”黃永滔希望,相關職能部門加強打擊力度,給企業生存營造一個好環境,政府有關部門能加強對廢油回收“游擊隊”的管理,讓廢機油回歸正途,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上一篇:義利并舉 至公至善 下一篇:在米房cei從容地慢生活——訪致公黨員、米房cei文創園總經理王奇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