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杜時貴——“三非”“三無”擋不住登頂的腳步

編輯:admin 來源:紹興市政協 發布時間:2016-06-14 訪問次數:4582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紅葉爛漫,碩果滿枝。

  在紅葉爛漫,碩果滿枝的季節,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被譽為“中國諾貝爾獎”的何梁何利獎頒獎大會隆重舉行。當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萬鋼和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向來自紹興的杜時貴等31名科學家頒發“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時,全場掌聲雷動。杜時貴成為2015年度浙江省唯一獲此殊榮的科學家。

  搜索何梁何利基金獲獎者名單,著名科學家錢學森、錢偉長、袁隆平、陳景潤等均在列。該獎自1994年設立以來,每年評選一次。22年來,浙江省僅有14位科學家獲得該獎項,而他們當中只有杜時貴是一位“三非”(非兩院院士、非專業院所、非重點大學)人士。

  用執著書寫攀登足跡

  面對榮譽,杜時貴從未忘記成長道路上彌足珍貴的人和事。

  1984年,來自浙江東陽山區農家的杜時貴從中國地質大學地質系畢業,因家境貧寒不得不放棄讀研而留校任教。當時,他被分配到面向全校非地質類專業學生的綜合教研室做助教,也是學校少數幾個沒有學位點的教研室。按行話講就是,想專業發展,渺茫;想導師引領,沒有。

  但杜時貴鐘情巖石力學。高速公路、軌道交通、水電工程、坡壩、巷道等等的建設,都需要對巖石進行深入分析。巖石內部附存有地應力,包含著許多裂紋、節理、斷層、夾層和晶體間的滑動面等。在杜時貴看來,巖石是“寶貝”,唯有摸透它、用好它,才能更好地為人類造福。反之,也會帶來無可挽回的重大事故和災難。

  他獨自沉浸在曠野山川、浩瀚資料的寂寞中,深夜臺燈下奮筆疾書的暢快里。他從野外帶回一堆堆巖體試樣,一頭扎進巖石結構面粗糙度系數(JRC)及其工程應用的研究之中。JRC是巖石結構面抗剪強度的關鍵參數,幾乎每一項涉及巖石的工程都離不開對它的有效評價。如何獲取這關鍵的參數,一直是巖石力學研究者們努力攻克的難題。

  傳統的直剪試驗法,是從野外選取巖體試樣,經過取樣、運輸、加工、安裝,再進行試驗,整個過程周期長、成本高,且獲得的參數準確度并不高。通常做法是將直剪試驗結果人為地折減70%后應用于實際工程。對此,即使最先確立JRC理論的挪威地質學家Barton(1977年)也只是提出用經驗估算法來解決。因缺乏檢驗,經驗估算法也一直滯留在理論研究層面。

  現代社會的高速發展,一個又一個重大重點工程,規劃,論證、設計、建設……讓杜時貴深感時間緊迫。他放棄無數個節假日,熬了無數個通宵,經常頭頂烈日、腳踩泥濘赴野外勘察,采集原始數據,搜集數據資料。他終于發現JRC和結構面抗剪強度具有各質異性、各向異性、非均一性和尺寸效應等特征……

  經歷漫長而痛苦的八年摸索研究,1992年,他發表了第一篇學術論文《簡易縱剖面儀及其在巖體結構面粗糙度系數研究中的應用》,他發明的簡易縱剖面儀,用接觸式方法繪制了世界上第一條野外現場的巖體結構面表面起伏形態連續曲線。這項創新成果在國家“八五”重點工程——黃河小浪底水庫三個邊坡工程應用中得到成功檢驗,1993年獲得國家專利,同年獲地質礦產部科技進步三等獎。

  用堅守成就人生高度

  惟有一心一意,心無旁騖,才能獨樹一幟,引領時代。杜時貴用堅守證明了這一點。

  1993年,他來到浙江工業大學任教,第二年就成為該校歷史上第一位破格晉升的副教授。1999年,37歲的他被晉升為教授。

  2007年,他被任命為浙江工業職業技術學院院長來到紹興工作。2012年調任浙江理工大學副校長。經他再三要求,2014年終于調回紹興,出任紹興文理學院副院長。雖然校務繁忙,他卻始終對科研一往情深地執著與堅守。

  科研上不斷實現突破和創新,教學上不斷取得成果和佳績。杜時貴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事業發展階段:完成了基于直剪試驗的巖石結構面抗剪強度尺寸效應機理研究等多項國家及省部級科研項目,發表學術論文115篇,出版學術專著6部,獲得國家專利授權40項,獲省部級科技獎勵12項。

  如他研制發明的JRC系列測量儀,最小的僅10厘米,最大的有10米,在甘肅北山沙漠國家地質處置庫、黃河小浪底水庫、云川白鶴灘水電站、浙江甬臺溫高速公路等100多項國家和省重點工程中被采用,產生巨大的經濟社會效益。

  這些測量儀有那么“神奇”?沒錯。

  體積小、重量輕、攜帶方便,操作簡便、速度快、精度高,適用于野外任意產狀、任意方向、任意尺度的結構面測量,而且獲取“參數”所需時間僅為傳統方法的10%,所需成本僅為傳統方法的10%~20%,達到國際領先水平,2007年獲得了浙江省科技一等獎,2009年獲得了第四屆全國發明創業獎。

  2011年,杜時貴拿下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并當選省特級專家。2013年,他被授予中國地球科學最高獎——李四光地質科學獎,評委會評價他是“我國非地質行業、非重點院校中堅持地質科學研究、取得重大成就而第一位獲得此榮譽的科學家”。

  用真誠培育創新團隊

  杜時貴在巖石力學領域實現了從源頭創新,到開發新技術,再到編制工程建設標準、建立工程應用范例,最后進行巖石工程應用推廣等一系列的集成創新,取得了突出的科研成果。

  有成功“秘訣”嗎?當然。

  他說,得益于命運恩賜予他特殊的人生經歷:10年科研啟蒙階段,他在中國地質大學養成了“科研即生活”的習慣;10年科研成長階段,他在浙江工業大學領悟了“四兩撥千斤”的科研方法;此后10年,他工作在高職院校,沒有了科研目標壓力,沒有了科研考核束縛,只求學問不求成果,才得以潛心研究。

  他說最困難的挑戰是面臨“三無”(沒有良好科研平臺、沒有充足科研經費、沒有固定科研團隊)。也更深切體會到學術環境和導師引領對科研人才的發展是多么重要,以致下決心著力于科研團隊的培育和建設。

  在與記者的交談中,杜時貴總是提及他一手創建的科研平臺——紹興文理學院國家重點實驗室巖石力學與地質災害實驗中心,以及建設中的8000平方米實驗大樓,對團隊里的年輕人寄予厚望,為他們的每一步成長而開心。

  今年33歲的黃曼,跟隨杜時貴教授搞JRC快速測量技術及抗剪強度評價與應用研究已有8年,目前已是團隊骨干之一。當年,她只是一名學建筑設計的本科畢業生,在浙江工業職業技術學院遇到了杜時貴院長,將她引入巖體力學實驗室。杜時貴院長言傳身教帶她一起科研攻關,使她從一名實驗員成長為副教授。“遇到杜導師,是我的幸運。”黃曼說,眼下,她正在攻讀同濟大學在職博士,獨自肩負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浙江省自然科學基金兩個科研項目。

  杜時貴說:“獲獎并不是目的,科研成果被應用,得到社會的認可,為社會創造價值,才是最值得高興的事。”

上一篇:致公致遠 同心同夢 下一篇:致公黨員胡莉莉——“溫州的拉丁舞教母”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