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為了甌劇,我愿成為標桿

——記致公黨員、溫州市甌劇藝術研究院院長蔡曉秋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5-10-14 訪問次數:6536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我是甌劇的女兒,我愿意為了甌劇的傳承和發展,付出我畢生的追求,并將這種信念化為美麗的藝術,奉獻給千千萬萬的觀眾。我真想聽到觀眾對我說:“甌劇唱腔真好聽!甌劇表演真好看!”這將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快樂!

——蔡曉秋

 

蔡曉秋,197610月出生,國家一級演員、致公黨黨員、溫州市政協委員,現任溫州市甌劇藝術研究院院長。19919月就讀于浙江藝術學校甌劇班,師承甌劇國家級傳承人陳茶花及省級傳承人翁墨姍。蔡曉秋以孜孜不倦的鉆研作風、兢兢業業的工作態度、默默奉獻的敬業精神、扎扎實實的業績成果贏得了社會各界人士的廣泛肯定和高度贊譽,多次被評為溫州市文化系統先進工作者,先后獲得溫州市青年專業演員大賽金獎、浙江省戲劇節優秀表演獎、第二屆中國博興國際小戲藝術節優秀表演獎等各類獎項,先后被授予溫州市“三八”紅旗手、溫州市“四個一批”人才、浙江省“三八”紅旗手標兵、中國致公黨全國基層組織建設活動先進個人、全國“三八”紅旗手等榮譽稱號。

梨園苦苦尋夢

大凡戲臺上演出的都是“曾經有過”或“似曾相識”的人生,因為每一場戲就是一種人生。生旦凈末丑,每一種角色都表現了不同的人生;每一種人生都演繹出不同的光彩。

用“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來形容戲劇演員,是再恰當不過了。蔡曉秋,著名甌劇演員,工青衣閨門旦,已在甌劇舞臺上活躍了近24個年頭。極富文藝細胞的蔡曉秋,從小就嶄露文藝天賦,1991年初中畢業,她被選拔進入浙江省藝術學校甌劇班學習,1997年學業完成后被溫州甌劇團錄取,成長為當家花旦。平日里,演出、排戲、上課、教學,甌劇幾乎占據了蔡曉秋的全部時間,也給她帶來了諸多榮譽——1997年折子戲《裝瘋》獲得省“藝苑杯”戲曲教學大獎賽“十佳”新蕾獎、2007年新編甌劇《洗心記》獲得浙江省第十屆戲劇節優秀表演獎、2010年新版甌劇《高機與吳三春》獲得浙江省第十一屆戲劇節優秀表演獎、榮膺浙江省第二屆戲曲表演金桂獎等。

一晃20多年過去,蔡曉秋還清楚地記得自己第一次青澀登臺。19919月進入第一屆甌劇班,雖說屬于浙江省藝術學校,但因為甌劇是溫州的地方戲,師資在溫州,甌劇班也辦在溫州。那一年的年底,溫州市舉辦第一屆春晚,蔡曉秋與搭檔方汝將就被打扮起來,彩唱了甌劇《高機與吳三春》中的一段《江心盟誓》,雖然當時還不懂表演,不懂唱,但第一次登臺的美好感覺,深深烙印在蔡曉秋心里,讓她為之付出所有的努力。

藝校畢業后,蔡曉秋一直在一線舞臺上演出。溫州的戲曲市場,是全國最好的,但這個市場主要在農村。農村的演出條件與城市相比,真是不一般的差。上個世紀90年代,中國戲曲經歷了市場經濟前所未有的滌蕩,大批演職員離開了收入低微、工作條件艱苦的舞臺,消失在經商的洪流中。甌劇班畢業的38位同學一下子走了大半,剛入道的蔡曉秋也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迷茫。而這個時候,蔡曉秋的父親已經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成為當地家紡行業的龍頭老大。如果全身而退,就可以過著富足、安逸的生活,堅守,則要繼續卷著鋪蓋、游走于農村的祠堂廟臺,冬天睡著冰冷的泥地,夏天穿著三層厚厚的戲服,整個人泡在汗水里。走還是留,這是個嚴肅的問題。蔡曉秋的母親,一位中學語文老師,對如花似玉的女兒說:“在溫州,一年賺幾百萬上千萬的企業家不少,但能把甌劇唱好的人可不多。唱甌劇的就這百十號人啊!國家培養你們不容易呀,人要學會感恩,要懂得回報。”

蔡曉秋留下了,而且二十多年的堅守中就再也沒有猶豫過。在蔡曉秋心中,甌劇演員不僅是一個職業,更是她人生的圖騰。因此,金錢、名譽、形形色色的誘惑,都仿若過眼云煙,唯有的是她對甌劇事業的孜孜追求。“愛甌劇這門藝術,就得為它付出。”蔡曉秋說,“梨園太美我的夢太輕,一次甌劇班招生的機會,讓我的夢進入梨園,不想,這竟然成為我一生的夢。”

 

一腔豪情追夢

2014年,蔡曉秋迎來了自己領銜主演的大戲——新編甌劇《橘子紅了》。916的溫州大劇院,坐滿了聞訊而來的戲迷,最終,蔡曉秋成功演繹了《橘子紅了》中的女主角秀芬。首演結束回到后臺,她欣喜地與自己的搭檔、著名甌劇小生方汝將慶祝。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了準備這場演出,蔡曉秋用盡心力,嘔心瀝血地創作;帶著舊傷,起早貪黑地練功。

《橘子紅了》是琦君的戲,原著作者是溫籍的,故事發生在溫州瞿溪。蔡曉秋特別喜歡閱讀,覺得琦君大量文章寫溫州農村生活,很有親切感,也很有共鳴。她對打造好秀芬這一角色很有信心,對用甌劇來表演好這部小說很有信心。她的努力也得到專家和戲迷的充分肯定,觀眾認為,這部戲改變了甌劇的氣質,讓大家對甌劇有了新的了解。

這是蔡曉秋沖破藝術瓶頸之后的美麗綻放。其實她也曾有過苦惱,2010年之際,在舞臺上摸爬滾打了十多年的她,覺得自己的表演沒有突破,沒有提高。于是她下決心找名師,再一次拜師學藝。昆曲是百戲之祖,她找到了著名昆曲表演藝術家張洵澎,在溫州南戲博物館正式拜師,每年學一出戲,《牡丹亭》“尋夢”、《紅梨記》“亭會”、《玉簪記》“琴挑”,她認真地學習唱作念打,吸取了昆曲中的細膩表演,還將張老師的壓軸戲《百花贈劍》改編成甌劇,進行演出。蔡曉秋認為學戲是藝術補鈣,能給自己藝術上的提高帶來很大的幫助。

甌劇俗稱溫州亂彈,原來很草根,表演很土,通過一代一代甌劇人的努力,逐漸改變了甌劇的觀感。2009年起,排了《高機與吳三春》、《東甌王》,特別是《橘子紅了》,甌劇展現出青春、亮麗、精致、時尚的氣質。戲曲是角的藝術,甌劇的可喜變化,與蔡曉秋個人的氣質相符,在生活上,她是很考究的,在舞臺上,她更加認真,所以從服裝、音樂到舞美,這部戲整體包裝上都很講究。

“我是個戲癡,每當聽到皮黃、唱腔之時,心潮總是澎湃。人生無非尋夢一場,如杜麗娘般生死相依。堪嘆世人不知歲月蹉跎,耗費多少時光,只落得‘八十歲公公進花園,手把花枝淚漣漣,花開花謝年年見,人世何曾再少年’。我在甌劇舞臺上堅守了二十四年,惟有梨園尋夢之魂未滅,一腔豪情未死。此情只有癡情戲迷才能體會,酸甜苦辣,各有真情。”

夢想照進現實

有夢的人,就會有追求,就能得到最終的幸福。蔡曉秋的夢想正在一個一個成為現實。

今年新春團拜會上,蔡曉秋和方汝將表演了一段《橘子紅了》,他們的優美唱腔得到了在座的市委書記陳一新等人的高度評價。

藝術是在人身上,作為非遺的傳承人,老一輩甌劇藝術家是跟時間賽跑,將藝術傳承給下一代。2008年,時隔18年之后,與溫州大學合作辦的甌劇班招生。蔡曉秋當時負責這一塊工作,她將相關人員分成小分隊,到農村、到鄉里去招。她自己跑到礬山、馬嶼,跟音樂老師聯系,拿著自己一疊一疊的榮譽現身說法,讓家長和孩子們看到甌劇的未來,甌劇的希望。所幸的是,經過老師們的精心挑選和培育,甌劇大專班28個孩子,對藝術、對甌劇都很投入,都很有追求。甌劇有了下一代,有了傳承人,蔡曉秋感覺到由衷的快樂和幸福。

蔡曉秋的努力,有了回報。她也獲得了相應的榮譽:當選為溫州市甌劇藝術研究院院長、全國“三八紅旗手”、第十屆溫州市政協委員。

生活中的蔡曉秋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很安靜,不愛動;很宅,怕人多。她說,舞臺上的自己已經很豐富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舞臺上,沒有精力再去折騰,除了工作,就享受陪伴女兒的時光。

出生在蒼南錢庫的蔡曉秋,父親經商,母親是老師。在她的眼里,母親是位明白大是大非的人,她認為自己的人生能堅持到現在,與母親很有關系。在藝校學戲,母親探班后,語重心長和她說:“老師帶你們,每個人都教一遍戲,老師流的汗,比你們還要多。”在同學們一個個離開甌劇事業時,母親又告誡她:“你是這一個班級的班長,是一個劇種培養的尖子生,這個時候走掉,太沒有良心了。”

“我很明白自己在甌劇這個劇種里承擔的責任,這是歷史賦予的責任。所以盡管我是喜歡安靜的人,我也愿意為了甌劇,成為標桿,成為旗手。因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扛大旗的人,不能倒。我們甌劇人的心里,裝著甌劇的未來,我們將努力拓展甌劇市場,從農村包圍城市,盡量多地在城市舞臺上展現甌劇的魅力,進行常態性演出,比如,我們已經在南戲博物館做駐場演出。我真心希望每一位觀眾都為甌劇點贊,我的夢想在梨園,我的幸福就在于甌劇的繁榮。”(周紅)

上一篇:徐哲的大兵路 下一篇:靜水流深見氣象 只留清氣滿乾坤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