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以熱情與熱忱為信條將西方歌劇之美帶回中國

——記致公黨員、男中音歌唱家、寧波大學藝術學院教師常振華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5-06-15 訪問次數:4407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20086月,荷蘭皇家歌劇院的舞臺上出現了一張年輕的東方面孔,他飾演著歌劇《唐璜》的絕對主角“唐璜”。盡管這位東方人身材修長,唱演俱佳,將舞臺氣氛一次次推向高潮,歐洲觀眾對于東方人飾演唐璜一事仍然頗感震驚。這一舉動對歐洲人來說是帶有挑釁意味的,因為唐璜這位14世紀西班牙的傳奇人物,一位膽大妄為、尋花問柳的情圣一向代表著最富魅力的歐洲男子形象。這種沖擊無疑類似于金發碧眼的外國人在中國舞臺上飾演三國周瑜。大量歐洲媒體驚呼“唐璜竟然是個中國人”,卻又不得不折服于這位中國青年的精彩演出。這位中國“唐璜”就是26歲的常振華。

隨著時空變換,燈光輝煌、掌聲如雷的歌劇舞臺切換成為氣氛優雅而暗流涌動的聲樂比賽——五年后的20135月,第五屆“拉菲尼契”杯國際聲樂比賽決賽在意大利圓滿落幕,已任寧波大學藝術學院音樂系副主任的常振華,代表中國寧波,從來自世界20多個國家的50多名優秀選手中脫穎而出,獲得“最佳男中音獎”,成為此次比賽唯一獲獎的中國選手。

 

兩個關鍵詞——熱情和熱忱,可以解釋常振華學習美聲多年,無論身份和地點的變化,在舞臺還是學校、在東方還是西方,他都不斷追尋著歌劇之美的原因。如果說熱情是乍見之歡,是舞臺上的感染力,是演唱動人心弦的詠嘆調,那么熱忱就是心之所向,是發揚歌劇影響力的使命感,是持續經年的歌劇美聲生涯。他累積了多年的學習和演出經歷,開始將對細節的學習逐漸發展為全局性的眼光。

有人稱這位熱情而常帶笑容的年輕人為“歌劇鐵人”——為了完成緊急的演出任務他可以每天練習歌劇十幾個小時,為了不拖累演出團隊他可以不顧手術通知帶病堅持排練和演出。他工作勤奮,并不在意付出。說到過去和將來,他態度坦率地笑著:“努力而有天賦的人很多,我很幸運曾經得到了一些機會。我還年輕,過去的只屬于過去,我終究要找到屬于自己的那條路”。

早年之路——藝術熏陶與家學淵源

常振華198211月出生于中國東北的吉林。東三省冬日大雪嚴寒且冬季極長,人們往往在室內唱歌說話取樂,歷來有著極好的文藝群眾基礎,也涌現了大量文藝人才。因此自有記憶以來,常振華的生活就充滿了各類文藝活動,也因為能說會唱,善于模仿,一直都是學校的文藝骨干。另一方面,常振華的姥姥曾在解放軍藝術學院教授鋼琴,給了他最初的專業音樂啟蒙。還在呀呀學語的時候,姥姥就拿節拍器給他當玩具玩,嚴格的節奏訓練以游戲的形式悄然完成。正是由于環境和家人的熏陶,常振華從小喜歡上了音樂。他從56歲開始就參加了少年宮組織的童聲合唱團,也曾隨團赴北京參加專業比賽和演出。在高中二年級變聲完成后,一直以為自己是“男高音的常振華,發現自己被認定為“男中音”,他略感沮喪卻真實地發現,自己愛上了音樂,以后一定要從事這個行業。

2001年,他重拾早年興趣,在苦練了8個月后,以吉林省聲樂專業第2名的優異成績考進了東北師范大學聲樂專業。考進大學后,他卻發現中國現有的聲樂教育雖來源于西方,卻發展有限。他下定決心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在西方更直接地學習西方音樂,便努力申請到了去歐洲公派留學的名額。2003年,常振華走進了有百年歷史,以培養高級藝術人才為宗旨的藝術殿堂---荷蘭皇家音樂學院。在這座世界一流的國際音樂學院中,他開始如饑似渴地學習西方歌劇知識和表演技巧。

四年本科學習之后, 2007年常振華畢業于荷蘭皇家音樂學院聲樂專業。隨后經過一番激烈競爭,他從全歐洲海選般的碩士入學考試中,在歐美同學艷羨的目光里,得到了七個名額之一的歌劇表演碩士入學資格。荷蘭皇家歌劇學院的歌劇表演碩士以培養成熟的歌劇演員為明確目標,是含金量極高的學歷。兩年后的2009年,當他畢業于荷蘭國家歌劇學院并獲歌劇表演碩士學位的時候,歌劇演員的職業生涯早已順利開啟,他已經是一位富有舞臺經驗的歌劇演員了。他師從著名美國女高音歌唱家芭芭爾.皮爾森,近年來以荷蘭海牙為工作中心,活躍于歐洲各地的歌劇舞臺上,在十多部歌劇中作為主角演出,獲得多家歐洲媒體的報道和積極評價,成為了荷蘭國家歌劇院簽約演員。可以說,他成功打開了音樂這扇大門。

邁進之途——歐洲歌劇舞臺演出經歷

常振華在荷蘭求學時非常努力地融入當地的歌劇環境中。對于歌劇演員而言最寶貴的就是舞臺演出經歷。沒有實踐機會,一切的專業學習和訓練都是空談。為此他四處應聘,努力爭取歌劇角色。在他看來沒有小角色,只有不吸引人的演員,因此即使是只有幾秒鐘的唱詞的龍套角色,他都愿意累積經驗,登臺演出。

他選擇了比其他人多出五倍甚至十倍的努力去爭取每一個可能的機會,這和老師傳授與他的經驗之談有關。他的老師著名美國女高音歌唱家芭芭爾.皮爾森曾是美國大都會國家面試比賽的第一名,有著豐富的舞臺實踐經驗。老師以自己的敬業和勤奮態度影響著他,常常教導說,你把一部歌劇全部背誦下來了就什么也不怕了。常振華便常按照老師說的,完成遠超出必須的工作量,把全本歌劇譜子都背誦下來。

在大學本科即將畢業的暑假,他接到了來自荷蘭南部歌劇院的第一個正式演出合同,角色是在馬斯內的歌劇《灰姑娘》里演國王,只有35秒的獨唱時段。角色雖小,但常振華不在乎,只要有登臺實踐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演出很成功,他慢慢多了一些上臺的機會。2007年,他表演了《費加羅的婚禮》中的伯爵,《加墨修女的對話》中的監獄長等角色。

2008年年初,他得到了表演歐洲經典歌劇《唐璜》的機會,但還是一個小角色。但他卻認真地要求自己,把這本歌劇譜子都背誦下來,誰的角色都要會唱,這樣就能順利地接上別人的唱詞,更加熟練。

意想不到的是,幸運之門在這位有準備的小伙子面前突然開啟了。那次演出的《唐璜》一號男主角因個人原因不能上臺,導演發現了這位經常幫助其他演員提詞的小伙子。作為備選的面試,導演讓他唱幾段主角唐璜的唱段,早已習慣背全本譜子的常振華當然交出了滿意的答卷。導演驚喜之余,當即讓常振華出演唐璜主角。可以說,一次救場的機會成就了一位年輕歌劇演員。但是,從他面試、排練到出演這一角色,都有歐洲歌劇界的質疑,他們懷疑作為亞裔華人的他,能否勝任這一角色。

為了應對這些質疑,常振華在三個月里,以每天10多個小時的排練強度工作著,他要用自己的實力來證明,他能演好這個角色。結果是令人滿意的,《唐璜》在荷蘭皇家歌劇院中連演三場,讓常振華成為荷蘭飾演唐璜的第一位亞裔人。他的成功演出,讓他被法國的一個歌劇院選中,當年就在法國巡演了20多場《唐璜》。這讓他的歌劇事業有了新的高峰,也獲得了豐厚的報酬。此后演出邀約紛至沓來。

20105月,常振華在荷蘭北部出演歌劇《卡門》,就在演出前三天,他被檢測出得了膽結石。但他依然忍著劇痛堅持完成了演出。導演萬分感激,連豎大拇指夸獎他。正是因為他的努力,他在荷蘭歌劇界留下了“歌劇鐵人”的好口碑。讓只有29歲的他,在荷蘭歌劇界小有成就。而如今的他,不僅能駕馭那些古典歌劇,還能將現代歌劇富有變化的節奏唱得游刃有余。

游子之心——僑界活動與愛國熱情

在荷蘭,常振華就讀本科、碩士,又在許多國家旅行演出,度過了十多年漫長的海外歲月。作為身處異鄉的一個海外游子,他時刻思念著自己的家鄉。

他最喜歡《我是中國人》這首歌,也在海外唱過很多次。2008510日,他代表中國留學生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市中心達姆廣場上為“迎中國奧運”唱響了這首歌,來自荷蘭各地以及德國、比利時等地的華人齊聚廣場,為奧運加油助威。同胞們臉上興奮的表情,如雷的歡呼聲,讓他至今都難以忘懷,想起來仍然激情澎湃。他始終相信,華僑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與祖國血脈相連、息息相關。

常振華在海外期間參與了大量重要的荷蘭僑界文藝活動,成為了該領域的中堅力量。例如:2009年,他與中國僑聯派出的“親情中華”總政歌舞團和歌劇團的藝術家們同臺為荷蘭僑胞演出。同年十月,他組織并導演“歌唱祖國”荷蘭僑界慶祝中國建國60周年的大型演出。2011年,他執導了2011首屆荷蘭華人之星大賽暨荷蘭華人中國新春聯歡晚會。2012年,常振華受中國僑聯的邀請,回國參加“華人華僑與中國文化走出國門”研討會。不久,他又組織并導演了第二屆荷蘭華人之星大獎賽暨荷蘭華人中國新春聯歡晚會。自他參與以來,國慶、新春等荷蘭僑界重要活動都有了專業人士的指導,大大提升了演出水準。

常振華現為中荷文化交流基金會秘書長,荷蘭華人藝術團副團長。他坦言,正是這種發自內心的對祖國的熱愛,讓他更加努力地發揮作用,盡力報效祖國。他希望讓這種時刻激蕩在內心的愛國熱情,迸發出最強烈的音符。

未來之門——歌劇傳播與中西交流

從開始學習歌劇開始,常振華一直有個想法,就是“我從中國前往荷蘭學習聲樂,積累更多的舞臺經驗,跨越知識障礙,也是為了把學到的西方音樂知識傳遞給更多的中國學生”。這是他的堅持和理想,也是他的熱忱所在。

回國后,常振華加盟以我國著名歌唱家胡曉平教授為學科帶頭人的寧波大學藝術學院“聲樂藝術國際化創新團隊”,并從20149月開始,師從于南京師范大學聲樂系博士生導師俞子正教授,學習音樂與舞蹈學學科的音樂表演方向博士研究生課程,開啟了他教學相長的新的藝術道路。

歌劇在歐洲普及程度較高,并不是一門神秘的藝術,而是人人可以享受其中,從中得到樂趣的藝術形式。歌劇雖然高雅,是陽春白雪,但也可以發展成大眾的藝術。常振華說:“我表演的歌劇,能夠與臺下的觀眾互動,能夠帶動大家一起走進歌劇中來,并喜歡上我的表演。我帶給大家的歌劇,是親民的,是貼近我們民眾的生活的。”這和以往把歌劇看成唯有高雅人士才能欣賞相比,可謂顛覆性的認識。在2013年首屆上海喜歌劇展上,他與中外喜歌劇藝術家共同參演的歌劇,以創意化和本土風格全新演繹,原文演唱,中文對白,以幽默、輕松、歡樂的喜劇表現方式,打破了以往嚴肅、高深的歌劇形式,把歌劇拉回普羅大眾,給了大家一個全新的審美選擇和體驗。

藝術是情感的傳遞。羅曼·羅蘭說過,“藝術的偉大意義,基本上在于它能顯示人的真正感情、內心生活的奧秘和熱情的世界”。藝術,是超越國籍的,是全人類的。我們能夠懂得的,是藝術帶給我們對靈魂的觸動和對美的追尋。常振華給我們帶來的正是他對藝術的熱情、對美好的不斷追尋。他的滿懷熱忱讓我們也開始對歌劇的真正魅力好奇起來,想必能讓這位年輕人如此沉迷的藝術是真正有力量的。而他的熱情和直白也讓我們想去揭開歌劇高雅的面紗,和歌劇直接面對面,感受一下是否可以觸動我們的心。

 

常振華仍然在前進,從聲樂學生到歌劇演員和教師,從東方遠赴歐洲學習再回歸祖國,他經歷了很多,但想做的事情更多,都等著他一一耐心嘗試。他的將來仍然有很多可能性,一扇扇未來的光明之門正對著他緩緩打開。繼續堅守著熱情與熱忱的信條,這位坦率的年輕人在今后的人生和藝術道路上會見到什么樣的新景色?我們飽含期待,拭目以待。(于凌琳整理)

上一篇:環保監督員需要固執和堅持 下一篇:我屬于寧波,我的音樂屬于世界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