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我屬于寧波,我的音樂屬于世界

——寧波致公黨員、鋼琴家鄭潔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5-06-10 訪問次數:4361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1981年我出生于寧波。我的人生軌跡很早就和鋼琴結下了不解之緣——6歲開始學琴,10歲舉辦獨奏音樂會,12歲考入上海音樂學院附中,15歲與浙江歌舞團合作演奏《黃河鋼琴協奏曲》,18歲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德國慕尼黑音樂與戲劇學院,24歲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德國鋼琴演奏大師級文憑即德國鋼琴演奏博士學位,現為寧波大學音樂學院講師。回顧自己的音樂之路,雖然我付出了很多的汗水和艱辛,但我覺得自己特別幸運,因為,音樂給予了我一生的幸福。

 

學琴是父母給我的一份終身禮物

 

從小就能走上自己喜歡的音樂之路,要特別感激我的父母。學琴,是父母給我的一份終身禮物。

我出身于普通的工人家庭,父親是一名卡車司機,母親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從小家里經濟條件就很一般。在20多年前的中國,鋼琴絕對是一種奢侈品,學鋼琴是一項“貴族教育”。按照當時我們家的經濟情況,學鋼琴是一件難以想象的事。但是,我卻如愿以償了。這一切,歸功于我的父母,特別是我的父親。

父親一直特別關心我的成長,為我傾注了比別的父親更多的關愛。他最早發現了我的音樂天賦。在我5歲時,父親送我一個玩具電子琴。這個只有巴掌大小的電子琴,讓我無比著迷。一有時間,我就一遍又一遍地“摸”著琴鍵,無師自通地彈出了旋律、節奏。父親從中看到了我對音樂的興趣和天賦。他覺得,應該好好培養我,就把我送進了少年宮電子琴班。

半年后,好運再次降臨。有一次,寧波著名的“鋼琴奶奶”林元寧路過少年宮電子琴教室,對音樂特別敏感的她,被我的琴聲吸引。她來到了我的身邊,讓我又彈了一曲,認真地聽完后,她發現了我身上所具有的音樂天賦,便建議我的父母,讓我到她執教的少兒藝術鋼琴班學習鋼琴。

從此,我與鋼琴結緣,踏上了一條漫漫學琴路。

我開始學鋼琴了,非常的喜歡,也非常的投入。但是,問題馬上來了,家里沒有鋼琴,如何練琴?父親為了能讓我練琴,想盡了辦法,后來幸運地找到了一戶好心的有鋼琴的人家,他們同意我到他們家去練琴。我的記憶里永遠保存著這樣的畫面:父親騎著自行車,我坐在自行車的后面,靠在父親寬大的后背上,我能感受到父親一腳一腳踩著自行車的節奏,那么有力,那么堅定,不僅傳遞給我濃濃的父愛,而且給予了我綿綿不絕的力量。從那以后,只要有時間,不管刮風下雨,父親總會帶我到位于永壽街的好心人家去練琴。但這總歸不是長久之計。為了讓我更好地學琴,這一年年底,父母咬咬牙,想盡一切辦法,買了一架鋼琴。我永遠記得當初擁有鋼琴時的激動。那是一種喜從天降的感覺。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我比平時更加刻苦地練琴,一方面是因為我確實喜歡彈琴,另一方面,我覺得,我一定要好好練琴,才能回報父母的這份厚愛。

父母給我的厚愛,不僅僅在為我買了一架昂貴的鋼琴,給我提供了學琴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在我經歷的漫長學琴路上,他們不僅一直陪伴在我的左右,而且給予我許多的幫助。特別是父親,他不僅是我的“護花使者”,而且是我的“編外助教”。他為了讓我更好地理解老師授課的內容,給我買了許多相關書籍,先自己學習、消化,再講解給我聽。同時,父親還給我買了一些音樂會的碟片,激發我對音樂的興趣,讓我感受現場演奏的氣氛,提高我的演奏能力。

 

累并快樂著的學琴之路

 

我在林奶奶那里學了兩年的琴,林奶奶嚴謹的教學,全身心的投入,使我受益匪淺,進步很快。她是我要用一生的時間來感謝的貴人,給予我很多無私的幫助。兩年后,林奶奶覺得應該有更好的老師來教我,讓我的天賦得到充分的發揮。因此,她推薦我到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鄭曙星教授那里去學習。這樣,我開始了到上海的學琴之路。

寧波到上海,現在是很方便的,可以坐高鐵,也可以開車通過杭州灣跨海大橋抵達。但在那個時候,去上海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基本上每次都是父親陪我去上海鄭教授家。為了減輕奔波的勞累,總是選擇乘坐夜航船從海上過去。我們一般在星期六晚上登船,天不亮就抵達上海十六鋪碼頭,然后步行到鄭教授家上課,星期日晚上再乘船回寧波,星期一早上到寧波后,就直奔學校上課。為了上一次課,我們有兩個晚上要在輪船上度過,睡不好覺,特別是父親,為了照顧我,更是徹夜難眠。這份辛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但是,只要能夠學好琴,我們兩個人都覺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辛苦是可以通過堅強的意志來克服的,但有些事是我們無能為力的,我就碰到過好幾次“意外”。比如,因為是乘坐輪船去上海,遇到刮風或起霧天氣,就會影響船的航行,進而影響抵達的時間。有一次我們在星期六晚上上船,但因為天氣原因,船中途拋錨,到上海時已經是周一早上,早已錯過了預先約定的授課時間,白白去了一趟上海。還有一次,在我們按照約定時間趕到鄭老師家時,卻發現老師家大門緊閉,家里一個人也沒有。那時通訊還不發達,老師不能及時聯系我們,我們也沒辦法聯系老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事后才知道是鄭老師的愛人病了,她陪愛人去醫院了。我們只能在門口等著老師回家,卻一直沒有等到,只能白跑一趟,乘坐既定的輪船回寧波。類似的情況有許多,都從不同側面說明了遠赴上海學琴的不易。現在回想起來,那些苦在記憶中沉淀成了濃濃的父母之愛。

因為有鄭老師的精心指導,12歲時,我如愿以償地考進了上海音樂學院附中。收到消息,全家都沉浸在喜悅之中,幾年的汗水和艱辛,終于得到了初步的回報。事后我才知道,我能被上海音樂學院附中錄取是多么的難得,我是他們那年向外地招考的唯一一位首考考生。在這里,我得到了更加系統的訓練,也得到了更好的成長。18歲那年,我以第一名成績考入慕尼黑音樂學院,師從著名鋼琴家Karl-Hermann Mrongovius教授和鋼琴系主任Michael Schaefer教授。

在德國留學的那段經歷,是刻骨銘心的。德國留學雖然學費是全免的,但自己還得承擔高昂的生活費。父母已經為我學琴付出了超過他們能力的費用,因此,我在去德國之前就暗暗下決心,一定要通過自己的努力來解決生活費問題,不要再給父母增添壓力。因此,我在德國求學期間,除了應付繁重的學習壓力,還想盡辦法去打工,為自己賺取生活費。我有過豐富的打工經歷,曾當過劇院的檢票員、領票員,到面包房做過面包,當過鋼琴家庭教師等等。為了增加收入,有時我同時打多份工。我記得,為了不讓自己睡過頭,能準時去上班,我在床頭放了三個鬧鐘,設定時間一到,三個鬧鐘同時熱鬧地響起,提醒我該起床啦。打工很辛苦,但我終于挺了過來,不僅解決了自己的生存問題,減輕了父母的負擔,而且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學業。這段打工經歷,漸漸沉淀下來,轉化成為我內心的力量,使我能夠更好的理解一些大師作品中所包含的精神層面的東西,還有助于我更好地去面對自己今后的人生。

我知道自己到德國真正的目的是求學,而不是打工。因此,我把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學習上。我在德國共學習了7年,這幾年里,我苦苦練琴,技藝大進,專業素養有了突飛猛進。在導師Karl-Hermann Mrongovius教授和Michael Schaefer教授的精心指導下,到德國一年后,我就參加了有美、英、法等14個國家選手參加的德國慕尼黑國際青年鋼琴比賽,并獲得了第一名,同時還獲得了包括“大理石鍵天才獎”在內的五個獎項。這次獲獎,給了我很大的鼓勵,讓我增添了無比的信心。這以后,我還獲得過多次的國際大獎,如世界四大頂級賽事之一的英國利茲國際鋼琴比賽二輪獎、德國肖邦基金會國際邀請賽第一名、意大利塞勒國際鋼琴比賽冠軍、YAMAHA國際鋼琴基金會獎、第19屆意大利馬薩拉國際鋼琴比賽第二名等等。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我在德國博士畢業后,面臨多種選擇,但我想,我應該回到自己的祖國去,把我所學到的知識回報給自己的國家。我的想法得到了父母的支持,最終我選擇了寧波大學,在自己家鄉的一所高校做了一名鋼琴老師。有很多人對我的選擇表示不理解,有的甚至感到惋惜,但我對自己的選擇無怨無悔,而且一直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我回國,不僅可以回報社會這個“大家庭”,還可以回報父母這個“小家庭”,實現“忠孝兩全”。

我幸慶自己回國可以照顧自己的父母。他們為我付出那么多,我必須在他們身邊,把自己的愛回報給他們。我從德國回寧波時,我的父親已經到了癌癥晚期,進入了彌留階段。父親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也是父親的精神寄托。我的回國,給了父親莫大的安慰。我對父親說:“爸爸,你要堅持。”愛的力量產生了奇跡,父親起死回生,又延續了3年生命,使我可以彌補過去的時光,盡一個女兒的孝心,陪伴了父親3年。而且在與父親的交流中,我知道了許多過去我不知道的關于父親的故事。父親歷經磨難的人生,以及淡泊名利、堅強剛毅的個性,就像一本無字之書,深深的教育了我,不僅影響我的人生觀,而且影響了我的藝術觀。有時我想,就為能陪父親3年,我回國也值了。

我熱愛教師這個職業。在做老師的過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對于教學,我有自己的想法。我自己從一名學生過來,有許多年做學生的經驗,知道學生最需要的是什么,學生最需要的是對音樂的熱愛。因此,我把上課的著力點放在培養學生對音樂的熱愛上面。我反復教育我的學生:“彈琴者心里一定要對音樂充滿著愛,要有對美的追求。”我總是對我的學生說,彈琴不是為了參加比賽取得名次,或者參加表演滿足自己的表現欲,而是表達自己真實的情感,與自己內心的交流。我主張輕松的教育方式,不主張填鴨式的教學方法,喜歡啟發式教學,培養學生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我的教學方式得到了學生們的認同,在一個學期結束的時候,鋼琴班的同學們送給我一份珍貴的禮物:全體同學的留言本。他們在扉頁上寫到:“鄭老師:你為我們付出了那么多,這是我們送你的一份小禮物,一定要喜歡哦。”在留言本上,留下了他們真實的聲音,表達了他們上我的課的感受,以及我對他們的影響。比如,有同學寫到:“親愛的鄭老師,真的很留戀您的課堂,在您的課堂上我體會到了輕松、愉悅,那是滿載著收獲的課堂。音樂傳遞著幸福、高雅,還有不一樣的人生。我們留戀您的課堂,更滿載著您的智慧去體會音樂的美好與多情。這是您帶給我們的,謝謝!”“鄭老師是一本博大的書,老師的話,很多都很難忘,就說記憶最深刻的一句吧:人的能力并不是體現在做事能力上的,而是體現在承受能力上的。您給我們帶來的不僅僅是音樂,還有超乎音樂之外的對生活的體會。”我珍藏著這份珍貴的禮物,它激勵著我去當一名好老師。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為了更好的把自己的知識分享給更多的人,我創辦了“鄭潔鋼琴藝術之家”。這是一個公益組織,旨在為寧波本地區及周邊地區鋼琴教師、學生及鋼琴藝術愛好者提供學習、交流提高與開展學術互動的平臺。這個平臺,拓展了我的服務領域,我多次到全國各地及高校舉辦音樂會及鋼琴藝術講座,為普及和推廣高雅藝術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在付出的同時,我也收獲了果實:我曾應邀赴港擔任第四屆“海倫杯”中國作品鋼琴比賽評委,獲“國際優秀鋼琴導師”獎、“海倫杯”,“星海杯”等少兒鋼琴大賽優秀指導獎、2010“上海國際青少年鋼琴大賽”最佳指導獎。我的學生也多次在國際國內多項鋼琴賽事中獲獎。

 

回憶自己走過的人生路,再次面對自己的藝術之旅,我認識到,我屬于寧波,我的音樂屬于世界。(鄭潔口述,陳早挺整理)

 

上一篇:以熱情與熱忱為信條將西方歌劇之美帶回中國 下一篇:走向“大師”之路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